首頁
>新聞資訊>文化園地
海南站前的黃河是一片靜海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曾經,我一直以為,黃河之水大氣磅礴,洶涌澎湃奔流到海;曾經,我一直以為,黃河遠上白云間,溯游而上不得見;曾經,我一直以為,這大河攜裹著黃土高坡的明黃,是被萬里山河涂抹上的標致顏色。
  直到我到了河海的源頭,看到了那一抹湛藍。那是一抹純粹而又澄澈的藍,無邊無際,倒映著青海秋日靜謐的清天。遠處有蒼鷹遙遙地飛過,翅影勾勒出像臥龍般連綿起伏的山巒,整個畫面,宛如油畫一般壯麗,大美而又無言。
  這是龍羊峽,青海海南±800千伏換流站前便可眺望到的“萬里黃河第一壩”。
  只有到了青海海南站上,我才知道,原來海南站前的黃河,是一片靜海。無怪乎千年前的莊周夢了蝴蝶,大夢初曉后對著黃河寫下的秋水是那般靜美,高峽在側,河海如鏡,兩汜渚崖之間牛馬難辨。有時河面起了淡淡的薄霧,煙云如輕紗籠在那一側,又好似到了巫山,讓人失卻了真實。
  原來,這就是黃河的源頭啊,在孕育了燦爛中華文明的濫觴處,它一點都不小器,反而格外的壯闊。這份壯闊來自它的安靜,這份壯闊來自它的沉默,沒有大洋的狂瀾萬千,沒有大江的九曲回環,它就靜謐地停留在那里,時間仿佛凝固,只為傳承跨越了千年的壯麗與莊嚴。
  而這份時間的厚重,來自人跡罕至的現實。千山歸遠,黃河的下游是何樣的繁華,繁弦急管處,文明的火種不經意間在神州大陸上繁衍,一閉一睜就是五千年滄海桑田的變幻。而在這亙古荒涼的青藏高原上頭,人類的蹤跡被最大程度地局限和掩藏,一切都是最原始的古樸樣貌,大漠,孤煙,長河,落日,這些獨特的意象和符號,羌笛悠悠,鞉鼓淵淵,在一歌一謠里將千年的時間悄然留住,遺下這蒼老的寧靜。
  遠處的黃河雖說是在站前,但其實,根據工地現場口口相傳的說法,從海南站現場走去那抹明麗的水畔,至少要在蒼茫無人的草甸里走上四個鐘頭,正是由于高原上清朗的獨特風光,才能站在站門口,就將幾十公里內美不勝收的景致納入眼底,一覽無余。
  我是前往海南站現場提供工代現場服務的。感謝這次難得的機會,讓我打破了對黃河刻板的印象,看到了它沖出高原前的另一面。
  說到海南站,就不得不提一提青海—河南±800千伏特高壓直流工程了。
  青海—河南±800千伏特高壓直流工程起于青海海南州,止于河南駐馬店市,途經青海、甘肅、陜西、河南等4省,線路全長1587公里。這項工程完全靠清潔能源自身互補能力獨立供電,將是第一條專為清潔能源外送而建設的特高壓通道,是中國發展運用特高壓輸電技術推動新能源大規模開發利用的一次重大創新。工程投運后,可將青海能源基地電力直送華中負荷中心,滿足華中經濟發展及負荷增長需求,有效緩解華中地區中長期電力供需矛盾。
  而中國能建規劃設計集團西南院,便承擔了這項萬眾矚目工程送端換流站的閥廳設計任務。
  對一個換流站來說,閥廳可謂是換流站的心臟了。正是因為閥廳中的設備是最前沿、最尖端科學技術的結晶,對運行環境的要求格外的高,我們才專門為它們修建了屹立在換流站中心,最是威風靚麗的三幢建筑物。
  而那在交變的旋律中浪漫輪回的交流電壓,只有經過閥廳中的換流閥組,才能變成涇渭分明的直流電壓——正負方分,陰陽乃成,真正意義上變作八十萬伏特的直流電,沿著不同于黃河的另一條電力的河流,從青藏高原奔向中州腹地,惠及億萬百姓。
  蒼茫的青藏高原上,除了長河落日以外,從此還有了一座又一座連綿沉默的鐵塔,像一條銀亮的巨龍,翻山越嶺。它們一基又一基,挽著鋼鐵鑄成的臂膊,將河海源頭的清潔能源傳遞到華中中原地區。
  這是一條電力的天路!這是一條電力的長河!
  為山者,基于一簣之土,以成千丈之峭。鑿井者,起于三寸之坎,以就萬仞之深。西南院,一直在和高原、大山打著交道。讓再偏遠的地方,能夠亮起似星華般閃爍的萬家燈火,是一代又一代西南院人埋藏在心底的夙愿。
  過往的千百年里,黃河的水,由帝鄉昆侖的雪花化為甘露,哺育出了源遠流長、璀璨輝煌的中華文明。而今,青藏高原上的豐富的清潔能源,帶著高山上絕美的風光與祝愿,通過這萬里綿延的輸電線路,送向萬里之外的另一端,又將創造譜寫出怎樣的盛世華章?而能夠投身到這樣的工程建設當中,用無悔的青春,不負韶華,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奮斗盡一份力,又是何等的自豪與欣喜。
  建設海南站的人們,來自五湖四海:我從四川盆地里走出去,到了青藏高原上,到了海南換流站的施工現場,又和參建單位的兄弟姐妹們圍坐在一個飯桌旁吃飯。李嫂曾經是飯店的大廚,張羅得一桌子好菜,任何樸素的食材經過她的巧手,搖身一變,就成了桌上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我在飲食烹飪上素來頗有心得,見此更是忍不住向她虛心求教。無論天南海北,勤勞樸實的中華兒女,對幸福生活的向往是一致的。
  在海南站的生活無疑是很艱苦的,但出門在外,在這樣陌生的現場,與無數平凡的普通人邂逅,卻總是能夠留下格外多的感動。有一個晚上,突然看到了明月與星光;有一天望向窗外,與紛揚的大雪不期而遇;有一天結束工作,天已經黑了,我疲憊地走出辦公室,卻見到一個素不相識的工人,他戴著安全帽正往現場走去,看到我時,笑呵呵地問候了我一聲。我不知曉他的名字,但他暖洋洋的笑容,飽經風霜、溝壑縱橫的臉,還有在高原上留下那抹嫣紅,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心中。
  生活、工作在海南站現場,每天最重要的日常,便是舉目眺望向遠方。那抹亮麗溫柔的藍色,樸素而又壯美,千百年間,它靜默地停留在那里,見證了一個古老民族的喜怒哀樂,風雨不驚,波瀾不興。
  秋風起,草木搖落,霜降后的空氣變得更加稀薄。在寧靜的青藏高原上,時間仿佛隨著安靜下來的空間變得緩慢,生活間的一舉一動,都仿佛帶上了禪意與詩情。在一個早上出門,晨光熹微,望著遠處的黃河,我的腦海中突然就有了這么一句格外浪漫的話語——
  海南站前的黃河,是一片靜海。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在线观看,樱花岛tv网站免费,午夜福利影院